南宫蘩蓝

【斑扉】死生之间-4

为什么要叫蓝色生死恋?大概因为解药是蓝色的吧!

以及任务的过程,大家自行脑补吧。反正斑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我才不会承认没有聚聚的剧情我是不想写的)

。。。。。。

 

任务进展的很顺利,宇智波斑很快就用千手扉间特制的瓶子装取了解药的样本。这个很有特色的玻璃瓶中的几株蓝色的荧光植物映衬着印有他独特的标记和封印,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斑是以一个普通火之国商人的身份进入雨之国,为了避免斑的查克拉失控,临行前扉间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套伪装以及一种可以短效抑制查克拉的药物。

收集完解药的斑只剩下最后一项任务,就是打听最近出入火之国的贸易情报。

斑跟随者雇佣的地导来到了当地最著名的居酒屋,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当然热闹的地方总是有最多情报的。

“听说了吗?火之国木叶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处于戒严状态,弄得我好几批货物路过的时候都被扣压下来审查了。”邻桌一个看上去很富态的商人跟对面的人闲聊着。

“你不知道吗?木叶村最近在闹瘟疫。不过是不是真的在闹瘟疫不好说,这位二代目火影大人听说一直和木业高层中的宇智波一族不和,据说这次瘟疫就是针对他们的。不过这么久都没什么新的消息放出来,也不知道这个瘟疫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看多半是假的,那个火影我接触过,是个很攻于心计的人,说话做事总是滴水不漏,这次多半是打着瘟疫的口号戒严全村,一来可以获取更多情报,二来可以趁机插手警卫部的工作”

斑听到这些人嚼舌根子以后就莫名不爽,千手扉间也是你们这些垃圾可以评头论足的?不过扉间也真是够可以的,为了压制住瘟疫的实情竟然能够容忍别人这样对他妄加揣测,甚至诋毁他。不过这也真是他的风格,真的不知道到底该说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是为了想要守护的东西可以牺牲一切。

听着领桌的话题越聊越偏,对千手扉间的话题更是从处事风格聊到花边八卦,甚至大名想把自己庶出的女儿嫁给他,结果被婉拒这种事拿出来脑补成他喜欢男人什么的,宇智波斑表示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斑将拿在手上的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这声响动理所应当的引来全场的瞬间安静。斑拿着杯子脸色阴沉的走到邻桌,缓缓说“请在以后品论别国的影的时候放尊重一点。”听到斑说话的两人被吓得脸色苍白,一直不知道该作何回答,直接原地石化。而斑就这样在全场的注目下气冲冲的走出去。

斑的步子极快,快到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因为这几句话就如此失控。要不是用了扉间提前准备给他的暂时封锁查克拉的药物,自己可能就直接无意识的爆出查克拉,泄露了身份了。

不得不说,他在听到扉间婉拒大名女儿的时候自己的内心就跟做了过山车一样。首先是对于扉间这么大的事都毫不知会的生气,但是对于婉拒这门婚事又有点莫名庆幸,毕竟这样一座活祖宗他可是不待见的。这什么跟什么呀!千手扉间娶公主跟自己什么关系,不管了,越想越乱……

一阵大雁飞过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环顾四周,茂密的树林遮盖了外面的阳光,丝丝雾气有缓缓上升并充满四周的趋势。

斑心中暗叫不好,试图使用查克拉进行感知。

“怎么会?!千手扉间配的药应该时间很短才对,之前用的几次都没问题。不对!是那杯酒?或者整个居酒屋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我的身份和任务已经暴露了?什么时候暴露的?对方知道多少?千手扉间的计划岂不是要栽在我这一环?!不行,绝对不行!”

经过快速的思考,宇智波斑迅速镇定了下来,即使现在查克拉被封锁,长期的忍者本能也让他对周围环境警觉起来,并迅速对当下自己的处境做出了判断。

“会给我下药,证明非常了解我的实力,正面硬碰硬是打不赢我的;会在我查克拉抑制的时候对我下套,证明对我的作息有一定了解。不过查克拉封锁不要紧,即使是体术,纵观全忍界也没有多少人能强过自己。不过如果没有了写轮眼破除幻术会花费一点时间,还有……”

“宇智波斑,你也有今天!”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别再躲躲藏藏了,你以为化身为我身边的地导,我就不知道了吗?”斑迅速整理好情绪,并用自己自认为最有威慑力的声音吼出这句话,企图用气势压倒对方。

“也不算太笨嘛!总算意识到自己进入了我们的圈套。”对方的身影逐渐在雾气中清晰。出现的是一个身着羽衣一族服饰的忍者,不过缺少一臂。

“你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斑嘴上商量着,但是身体已经处于浑身警戒的状态,努力搜寻者破解查克拉封印的办法。

似乎看穿了斑的想法“别再挣扎了,给你喝的是我们族内特制的查克拉封印剂,即使是你也别想在但时间内解开。不过我不会给你时间的!”说完露出了一个狠厉的表情,那种憎恶的眼神仿佛想把对方生吞活剥一般!

对方以很快的速度踢上宇智波斑的面门,斑反手格挡挡下了这一击,然后马上朝着对方的腹部来上一拳。

没有了查克拉和写轮眼,斑在反应和力量上都和以前有了很大差距,不过对付这种货色,这种程度的攻击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很快几回合下来对方就露出了败绩,最后斑的重重一踢结束了这场战斗。

对方吐出了一口血后有些狼狈的坐起依靠在树的底部,对着斑深色复杂的说“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即使在没有查克拉的情况下实力也这么强,羽衣被你们灭族也不亏。咳咳……不过仇还是要报的,你不是族长吗?你们族内的宇智波泉奈和宇智波明(镜的父亲)给我们的灭族断臂之痛,我羽衣信此生不忘!”说完,大叫一声“出来吧!这种报仇机会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的!”

斑看着逐渐从雾气中现身的几十个羽衣一族的忍者,握紧双拳打算和他们大干一场。

。。。。。。

“呼,呼”斑喘着粗气看着满地被自己揍得站不起来的对手。不得不说,对方的药效很有用,知道现在斑也察觉不到体内一丝一毫的查克拉。即使现在自己还能勉强站着,却也再禁不起对方的车轮战术了。

看着对面也同样精疲力尽的宇智波斑,对面的羽衣信仿佛像看到了希望一般,冲上去朝着斑的下巴就是一拳,紧接着一拳打在腹部,最后看到毫无还手之力的斑,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抬离地面,右手做出取眼的姿势伸向他的双眼。

斑一直极力反抗,空气越来越少,脑子也越来越不清醒,恍惚中他似乎听到“你的写轮眼我收下了,如果不是发现了你对千手扉间的感情,我可能没有机会报仇,不过现在,没有了你的木叶,千手扉间恐怕也是独木难支吧……”

 “不行,不能这样”听到这句话的斑剧烈挣扎起来,而对方的右手却不断接近自己的双眼。就在这时,衣服里存着的那个玻璃瓶掉落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时,斑耳畔响起“飞雷神斩”,斑恍惚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从自己身边穿过,自己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是扉间来了吗?真好……”,安心之后,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