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蘩蓝

青鸾火凤(微含生子)

先从青鸾火凤的故事说起。上古有一对神鸟,一只通体赤红,一只羽若青霜,二鸟翱翔于天地之间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青鸾善乐,火凤善舞,二鸟日日歌舞于林间,后因其乐幽舞美而为西王母所钟爱,便招于仙山,钦点为神鸟,日日在西王母之处所修行乐舞,此为乐舞之鼻祖。
而后一日,青鸾火凤依例于林中歌舞,时值蛟龙(王母一子)前来拜见母亲,蛟龙听闻林中乐曲,甚是喜爱,便寻声而去,在阴翳之间见到青鸾绝妙身姿从此久不能忘。
而后蛟龙更是对青鸾日思夜想,日日寻着由头接近青鸾,希望可以渐渐感化青鸾,可惜青鸾眼中只有火凤,二者依旧亲密无间。蛟龙甚感悲伤,求而不得,郁结于心最终一病不起。王母甚为心疼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得知蛟龙是为青鸾而害得相思之病后便起心拆散青鸾火凤。王母遂命青鸾与火凤每日分开练习,又以蛟龙病重为由要求青鸾日日为其奏乐。
虽说青鸾对蛟龙并无爱恋之意,但依旧视蛟龙为其知己,虽心有不满,却仍然应允王母每日为其奏乐。数月后,蛟龙竟渐渐恢复过来,王母大喜,破例提了青鸾的修为。青鸾却因日日见不得火凤而日渐憔悴。
再说火凤这边,火凤虽被勒令不许与青鸾见面,但每日还是会偷偷关注着青鸾,见青鸾与蛟龙每日成双入对,心中很不是滋味,渐渐便开始怀疑青鸾移情别恋。
一日,火凤趁无人之时,悄悄与青鸾见面。青鸾久不见火凤,今日一见甚是欢喜,然念及王母之令,不敢与火凤有太多亲密,火凤见及此,更是认定青鸾已经心有所属,遂大骂青鸾薄情负心。青鸾心有委屈,欲辩解,却屡屡被火凤误解为推脱之词。青鸾思及王母之威非他们二人所能抵抗,而如今火凤更是不再信任于它,与其到最后被逼与蛟龙相守,不如此时以死明志,遂将全部修为交由火凤,告诫其早日离开这囚禁之地,好好活着。而后便飞身撞向庭柱,血溅长缨。火凤大为震惊,一时心力交瘁,痛苦不已。而蛟龙得知青鸾之死后更是失去了生的希望,便自尽随青鸾去了。火凤虽也想随青鸾而去,但思及青鸾临终所托,只好含恨离去。
王母得知蛟龙为青鸾所死,火凤逃离,极为悲恸,为祭奠火凤,遂下诅咒“凡青鸾火凤之转世,生生世世要受离别伤悲之苦,不得相守。此咒若无神魔之力干预,将永无可破”
火凤逃离后因为青鸾的离去以及心中的愧疚遂独立于黄山之巅,鸟瞰森林,回忆起过往与青鸾的点点滴滴,模仿青鸾曾经展翅高飞之状,不曾动弹。久而久之便化为天地间一尊雕像。
数千年后,一位樵夫上山,误见火凤石雕,见其心间有一忽明忽暗之物,甚为奇异,便徒手将其取出。火凤石雕失去其心遂立刻化为灰烬。那火凤于世间之执念太深,寄于心间化为神力,让那樵夫听其过往,寄神力于那樵夫。樵夫甚为感念青鸾火凤之情意,遂将此峰取名青鸾,将火凤之心取名青魄。而樵夫本人突获神力,体质大变,一年后因与山下男子相恋,便以男子之身产下一子。后因神力逐渐被其子吸走,遂亡。其夫恐其子重蹈覆辙便勒令其子居于山间不得离去,如此安然度过百年⋯⋯

【霄青】相守

之前那篇霄青的下文

相守
子时 青鸾峰木屋
门虚掩着,烛火微亮,丝丝微风吹入房中撩动着火舌,桌上放着两双筷子和一桌不曾动过的饭菜,虽不华丽,却也精致。而床上床上靠坐着的人早已入睡,不过外衣还不曾褪下,薄被随意的搭在腹上。那人的睡颜也是这般清秀。
不一会儿,一男子便走了进来。昏暗的烛光将他额前的朱砂衬的格外显眼。不同于往日的雷厉风行,今日他手中拎着一布袋,脚步声也较平日更为拖沓。
许是被那脚步声惊醒,床上的人睁开了双眼,睡眼朦胧地望着走进的人,关心道
“回来了!饿了吧!”说罢便要起身
“嗯。我吓醒你了?要是困了就先睡,别管我了,我见你也累了!”
“没事,正好我也没吃,本来想着七夕与你同过,就试着做了些之前学的菜!尝尝看好不好吃!”正准备动筷子的某人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呀!菜都凉了,放太久我都忘了热!”
沉默许久的红发男子终于开口了“你,等了我一天,还没吃饭?”
“⋯⋯”短暂的一愣后青衣男子立马回应道“哪里?我先前听你提起过你祖籍在江浙一带,就想做几道你的家乡菜给你尝尝,可谁知做完后累的很,就去小睡一会儿。等醒来就这个时辰了!师兄你也别担心,你师弟我皮糙肉厚的,饿不着自己的。嘿嘿!”
“不好不好,这会儿都子时了。不好意思啊师兄,本来打算陪你过一个七夕的,可是自己一贪睡就睡过了⋯⋯”“喂,师兄,别不说话嘛!要是生气了,打我,骂我,罚我都行的!”“再,再不行我就发誓,发誓我云天青以后要是再睡过了就⋯⋯”
看着自己这个活宝爱人,说风就是雨的,倒是让玄霄不自觉地感觉有些好笑。不过还是故意板着脸说
“云天青,你也知道自己贪睡!今日我若再不罚你,你今后可是要一睡不起?”
“啊!师兄,你真要罚我?你真的忍心?”云天青立马换上一副无辜的眼神
“怎么?不是你自己讨罚吗?要是反悔的话现在说还来得及”明明已经要笑出声的玄霄却仍是故作镇定
“谁,谁说我要反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罚就罚,谁怕谁?”
“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闭上眼睛”
“啊!!!师兄,你不会是想⋯⋯”
“少废话!闭上就是”
“哦!”
两人的身体在不断靠近,靠近⋯⋯终于,云天青的唇被某个温润的东西覆上⋯⋯
我是提醒大家不要想歪的分界线
伴着玄霄送上来的水云天青把玄霄今日一天的成果~一块阳阙,咽了下去!
“对不起,天青,实际上我的事昨天就都办完了,但我不想你体内寒气就这么一直拖下去,所以⋯⋯”
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打断
“别说了,师兄,我知道我我都知道。唉,别说这些了,来吃点东西吧!我都饿了!”
“好”说罢就对着这一桌饭菜施了一个法术,一桌菜瞬间就又变得热气腾腾的了!
“来,尝尝我这个特意做的「西湖醋鱼」,味道怎么样?”云天青满怀期待的看着玄霄把一筷子鱼肉夹进嘴里。不过玄霄尝后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很给面子的咽了下去。
发现了师兄这一微动作,天青有些失望地说“不好吃呀!我还专门在起锅前尝了尝,还加了几味调料。”
“没,没有,我只是平日清淡惯了,没吃习惯而已。”说罢便又吃了一大口打消了云天青的疑虑。
晚饭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凑凑合合的吃完了。
理所应当的在“酒足饭饱”后,云天青就又睡下了。不过,这时的玄霄却没了睡意。刚刚心中的疑虑让他在确认了云天青已然睡熟后就悄悄地将手搭在了他的腕上。良久,微微一笑。心下想着明日是不是该下山去买些「砂仁」回来了!
这个七夕,礼物颇大嘛!
相守 完

【霄青】相思

之前写的一点存货,想了想还是拿出来做个贡献凑个数吧!
#隐含生子梗,雷者慎
不说了,放文

相思
青鸾峰顶
一抹青影立于飞瀑前,一如500多年前那般。只是那时的他有的是孑然一身的洒脱,而如今有的却是丝丝落寞。
“师兄走了那么久,什么时候回来?按理说昨天就应该到了,但是怎么今天都不见他回来?”
“可能是路上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了吧!”
“又有什么事能让师兄感到棘手?”
“别多想了,他既已答应陪我隐居于此,就该相信他。”
“答应陪你隐居就要相信他?那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总跟你说有事,当你问起时又总是遮遮掩掩不同你说明?你又怎知他答应陪你隐居不是出于愧疚而是真心想同你共度一生?再说了今日是七夕,他又不是不知道。”
“不,不是这样的。师兄若是出于愧疚,又,又怎会有那次?”
“你还真好骗,除了那一次,他何时碰过你?别说碰了,就是和你一起坐着吃饭聊天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
“够了!”
云天青终于从他的思想斗争中挣扎出来了。自己苦笑道“我曾告诉天河「真心喜欢一个人就是让他天天高兴,哪怕那个人不喜欢自己,甚至根本不认识自己也没关系」可如今落到自己头上却总有些许失落。也罢,既然当初选择了要让师兄开心,现在又何苦纠结于此呢?师兄的爱或不爱又有什么重要?不如做些吃的等他回来,也不知道新学的苏州菜师兄爱不爱吃。”
淮南王陵前厅
“叮,叮”一声声清脆的玉响在阴气重重的淮南王陵内荡漾
“该死的,怎么还取不下来!”在失败了n次后的玄霄气恼地将浮光丢在了一边
自从同云天青隐居后玄霄便再也没用过「曦和」,一则入魔后曦和之灵早已与他融为一体,不必再用那煞气如此重的剑,伤人伤己。再者,玄霄也想同过去做个了结。曦和毕竟存有他太多记忆。如今他用的是由他与天青初入门时所选的「焚炎」和「枯雪」以及多种灵石所锻造而成的「浮光」和「沉影」中的「浮光」。
本来重楼派给玄霄的任务在昨日变已完成。但之前发觉天青还阳多日,但肺上的寒气却迟没有消除之意,心下便有些担忧,就起了寻药之意。后来本想用药酒和「火暖魄」逼出天青体内残存的寒气,但当触上了那微凉而清瘦的身子时竟一时意乱情迷,当真该死!所以便下定决心借着出来的时日为他寻一味暖身之物。不过还此事未曾告诉过天青,本想就此物与他同贺七夕,可谁知难度竟如此之大。
再说说玄霄所挑中的暖身之物,这便是那日无意听天河菱纱他们提起的,藏于淮南王陵前厅的那对「阴阳紫阙」了。那紫阙被建成一对石狮的形态立于王座的两侧。也不知当时那刘安是请了多少能工巧匠,竟让他此时以魔身都不能动那阳阙分毫。
时间匆匆流过,而自己还是拿那阳阙一点办法都没有!若今天还不能回去,天青该开始担心自己了吧!他心思通透,早该知道我那些事办完了吧!可今日之事却不曾与他说,他会不会多想?这些日子来他虽不说但从他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对自己的一番情意是小心翼翼的,怎么也不信自己会陪他到地老天荒。诶,这又能怪谁呢?谁让自己当日伤他至深⋯⋯真是越想越烦!
“枉我玄霄苦修一世,连神界都不能奈我何,今日却连给所爱之人一份惊喜都做不到,真是无用!”
或许是上苍感受到了玄霄的情意(但我觉得是阴阳紫阙怕了霄大的杀气),那阳阙上所流动的光在某处缓了下来,隐约形成了一道裂纹的形状。玄霄见此,心下大喜“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日无论如何,吾定要将其拿下!”便继续挥舞着手上的剑。“叮,叮,叮⋯⋯”又是一声声清脆的玉响。
我是可怜的阳阙
就这样,这个七夕没有相伴的两人,却有相互牵绊的两颗心。
相思 完